關帝靈簽 第六十二簽 庚乙 中吉

詩曰

百千人面虎狼心,賴汝干戈用力深;

得勝回時秋漸老,虎頭城裡喜相尋。

【關帝靈簽現代白話文解簽】

解曰

大器晚成,晚福可享。一生在驚濤駭浪中奮斗,雖有成就,但己經消磨了人生大半的時光。

斷曰

運勢:尚在停滯,俟入秋後,可有轉機,掌握時機。

家庭:正向旺盛,惜此福也,為合而謀,有所作為。

財利:由小而 大,已露曙光,叵嫌蠅頭,小利致富。

事業:目下平平,必有捩點,把握是時,可獲利耶。

升遷:身心俱全,小心對之,時予檢身,必有轉機。

姻 緣:一見鐘情,唯理智計,不為情就,再三審慎。

考試:艱爭奮斗,十載於茲,終克一切,獲得桂冠。

健康:突發之症,急急律令,尋覓名醫,終可 痊癒。

遠行:正可行時,惟出去耶,步步小心,世景大劣。

訴訟:天理在爾,不用畏懼,撫平心傷,創新程去。

失物:本無望也,幸有義人, 送入公堂,方獲回也。

【關帝靈簽傳統版解簽】

聖意

訟必勝、財必進、病有崇、遠有信、婚可成、名可稱、到秋來、百事順。

解曰

此簽主克敵戰勝之兆。言虎狼之人。百千為群。勢甚猖獗。賴汝整頓干戈。殲擒不遺餘力。是以振旅凱還。正在秋色將老之際。一時功成名遂。恰於虎頭城裡。喜 氣相逢。追尋快意。其亦有行藏自適者乎。凡事先險阻。後亨通。應在秋日。或西方或虎字頭州縣地名。或應在晚景。

釋義

百千虎狼。乃是為害之人。干戈用力。恰遇就援之助。得勝而回。策勳持賞。秋光漸老。好景無多。虎頭誌喜。因依或有夙緣。冠蓋追尋。居處誠為樂地。武士佔 之功名顯達。將帥佔之。勳猷烜赫。玩末二句。似亦有時行時止之意。佔者細參。

解簽

百千人則意味相當多的人,虎狼心是指作惡多端邪惡之人,必須依賴你大動干戈,才得以鏟除,經過一番慘烈征戰,勝利之時,已經到了老年,有道是好景不常在 ,當得到名聲之時,已經逐漸老了,在有虎字頭的地方可以安樂享受老年。此簽表示經過激烈的征戰,最後克敵致勝,頤養天年,晚年安逸。

東坡解

人多謀害、汝善卻敵、縱有憂驚、終自消釋。得勝回時、定在秋日、圖向西方、事事皆吉。

碧仙注

英謀勇略出奇兵、此去功名得意成、只恐榮華方到手、秋風吹散葉飛聲。

【佔驗】

昔劉誠意佔此後,輔太祖興王,辭榮歸隱。蓋論“秋漸老”三字,乃盛名之下,難久居也。歸隱處州,亦“虎頭城”也。

又泉州盧生,咸豐己未(1859年)科鄉試,佔此中第二名解元。乃盧(繁寫“盧”)姓,“虎”頭也。

【相關故事】

韓信戰霸王

韓信率諸侯兵,與楚王大戰於九裡山,十面埋伏,圍籍(項羽)垓下。籍走至烏江,有亭長駕舟以待,曰:“今獨臣有船,王急渡江東,亦足王也。”籍笑曰:“江東子弟同籍渡江,西誅秦無道,今無一人還。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,我獨不愧於心乎?”竟自刎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