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音靈簽第99簽:陶三春掛帥吉凶宮位:下簽亥宮

詩曰:勒馬持鞭直過來。半有憂危半有災。恰似遭火焚燒屋。天降時雨盪成灰。

注:勒有作策。

詩意:此卦半憂半喜之象。凡事只宜行善也。

解曰:終身勞力。莫管是非。枷鎖臨時。怨尤自至。

詳解:閒來無事抽鞭駕馬而來,是福是禍還難以預料;就好像大火剛燒至屋頂,誰能知忽然上天降了場及時雨,把火勢給澆熄了。知如不知,不管是非,身臨枷鎖,恩赦放歸。此簽兇危有財之象,凡事先兇後吉。本簽示之於弟子曰。兇危有財之象。凡事兇後吉耶。等閒騎馬著鞭來。半有憂危半有財。似火方燒頭上屋。正受災殃之刻。一場大雨來了之後。方可將災厄洗清而去。目下雖事難成。勞心勞力之後。必有轉安之時。易言之。君汝也。知如不知不管是非身臨枷鎖恩赦放歸。此簽有”禍福未定”之意。提醒當事人,凡事保持樂觀。須知事事無絕對,好的不見得就好,壞的也不見得是壞。有些事情往往出乎我們意料之外,是好是壞,不到時候,都還很難說。因此,何必杞人憂天,去設想還沒有發生的事。不如保持平常心、凡事樂觀以對。所謂”既來之,則安之”。須知有得必有失,有失必有得。

仙機:家宅:祈保。自身:守慎。求財:破。交易:阻。婚姻:刑克。六甲:險。行人:困。田蠶:損。六畜:損。尋人:招非。公訟:虧。移徙:守舊。失物:兇。疾病:憂危。山墳:敗。

觀音靈簽第99簽:整體解簽

此事憂喜參半。就如火燒屋,但卻遇到天下雨。

本簽精髓:因好事而得災。因壞事而吉祥。

凡事做事:本簽示意者,好事後面往往跟隨著壞事,壞事後面往往跟隨著好事。這可說因禍得福,也可以說是因福得禍。因此,若是一時得福者,不必高興。若是一時得禍者,亦不必悲傷。若是問偏財者,當你得到了偏財,這恐是倒霉的開始。若是一時事故意外受難者,這事反而讓你變成好事。若問友誼者,一時雙方的摩擦,反而讓你們往後成為好朋友。其馀之事,依此類推。

愛情婚姻:若問姻緣何時來?若問心儀對象可否交往?若是沒有姻緣者,當你得到了姻緣,也許這是喜事,但是,後面恐就跟著苦惱事了。

若問當前交往對象可否更進一步或結婚?若交往一段時間想要結婚,結婚雖然是件好事,但是,苦惱事情恐就從結婚開始了。

若愛情、婚姻面臨分手、困頓,問挽回或關係和好?若是愛情已經分手了,這也許是壞事,但是,這壞事讓你往後遇到更好的緣。

工作求職創業事業:若問求職?若是你當前找不到好工作的話,你尚且不用沮喪,因為這次的困頓,讓你一時沒有工作,但是,卻因此讓你在往後找到更優質的工作。

若問工作前途?若是當前工作運途不昌順者,尚且不用憂鬱,由於這個逆境,會使你因此得到未來更好的工作運。

若問事業前途?你的事業目前處在困頓嗎?尚且不用哀愁。這次的衝擊將讓你未來邁向更美好的前程。

考試競賽升遷競選:若問考試或各種競賽前途?這次的競試有無希望登上金榜呢?人人都求上榜,但是,當你上榜了,這也是倒霉的開始了。所以,要不要上榜,那就自己決定吧!

若問升遷、升官運途?你想要得到升遷嗎?要是果真得到升遷了,那就是壓力、疲勞、困頓的開始。所以,要不要升遷,那就自己考慮吧!

投資理財:若是欲參與投資或理財者,你當注意觀察,若是當前看起來是好的,那結果可能是壞的。反之,若是當前看起來是壞的,那結果卻成好的。因此,你當反向思考,以決定是否可以投入。

經商生意:若是經商者,若你當前處境不利的話,那你當反向思考,這個逆境就是你未來順境的原因。

房地交易:若欲買賣房地產者,請反向思考。

治病健康:若欲治病者,當注意越療恐越糟糕,不療反更安。或者,此疾病看起來很嚴重,其實卻不嚴重。反之,看起來不怎麼樣的疾病,卻可能暗地裡是很嚴重的。或者,由於這個小疾病,讓你發現大疾病,因而早早治療,而使大病提早得到治療。

轉換變更:若是當前處境不佳而想要轉變者,你可別急。就是這件壞事,讓你往後變成好事。或者就是這個壞事的刺激,讓你尋求轉變,而成為未來的好結果。

求孕求子:想要懷孕生子,你可知道若真懷孕生子了,後面會帶來多少困境、憂愁嗎?你就自己想清楚了,若還是想生的話,那再生吧!

官司訴訟:官司結果如何呢?若是贏了,則會失去一些東西。若是輸了,這反而賺了一些東西。你自行思考,也許可以了解這其中還有什麼利弊得失。

尋人尋物:若是物品遺失了,當你找回也許是好事,但是,恐因此要虧更多了。

遠行出國:想要遠地去發展,這好嗎?出國去發揮也許很好,但是付出的成本、代價恐怕更高。你就自己思量吧!

簽詩故事一❃ 陶三春瓜園打鄭恩

“臣啟奏萬歲,”趙匡胤又站了起來,“北平王鄭恩當年曾經定過一門親事,如今天下太平,臣意欲請萬歲恩淮,擇一吉日,為其完婚。” “臣啟奏萬歲! ”趙匡胤站起來說:“北平王--鄭恩,當年曾經定過一門親事,如今天下太平,臣意欲請萬歲恩淮,擇一吉日,為其完婚。”

“哦,三弟曾經定過婚,這事我怎麼不知道?”柴榮十分意外,他擺擺手示意讓趙匡胤坐下說話。“哦!三弟曾經定過婚,這事我怎麼不知道?”柴榮(後周皇帝)十分意外,他擺擺手示意讓趙匡胤坐下說話。

“此事說來話長,一來那時我二人還在江湖落魄,沒有投奔您的麾下,此後又連年征戰,無暇他顧。二來麼,三弟也有些羞於提起,故而陛下不知。” “此事說來話長,一來那時我二人還在江湖落魄,沒有投奔您的麾下,此後又連年征戰,無暇他顧。二來麼,三弟也有些羞於提起,故而陛下不知。”

“海,男大當婚,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三弟久經沙場,也算得是個蓋世英雄,怎麼到這事兒上又小家子氣了。” “海!男大當婚,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三弟久經沙場,也算得是個蓋世英雄,怎麼到這事兒上又小家子氣了。”

“說起來倒也怨不得三弟怕羞,只因這段姻緣是打出來的。” “說起來倒也怨不得三弟怕羞,只因這段姻緣是打出來的。”

“打出來的?嘿,有意思,你快說說,是怎麼檔子事兒。” “打出來的!嘿!有意思!你快說說,是怎麼檔子事兒。”

“是,記得那年,我二人正欲投奔陛下,路過薄城縣,正當六月天氣,十分炎熱,三弟在旅店呆不住,一人出去閒逛。行過一處瓜園,就進去摘瓜解渴,此時早熟的瓜不多,三弟又不會挑,將瓜打破了不少。那看瓜的是一女子,上前指責三弟,二人言語不和,當下竟動起手來。幸虧我放心不下,及時趕到解救,不然……” “是,記得那年,我二人正欲投奔陛下,路過薄城縣,正當六月天氣,十分炎熱,三弟在旅店呆不住,一人出去閒逛。行過一處瓜園,就進去摘瓜解渴,此時早熟的瓜不多,三弟又不會挑,將瓜打破了不少。那看瓜的是一女子,上前指責三弟,二人言語不和,當下竟動起手來。幸虧我放心不下,及時趕到解救,不然……”

“這個鄭子明,本來是他的不對,就該道歉才是,怎麼還打人家,再說,人家一個姑娘家,哪經得起他一個猛漢的拳腳哇!你快說,把人家姑娘打壞了沒有?”“姑娘毫髮未損……” “這個鄭子明,本來是他的不對,就該道歉才是,怎麼還打人家。再說,人家一個姑娘家,哪經得起他一個猛漢的拳腳哇!你快說,把人家姑娘打壞了沒有?”

“姑娘毫髮未損……”

“那還好,那還好……咦,不是動了手了嗎?哦,想來是你解救得及時。” “那還好!那還好……咦!不是動了手了嗎?哦!想來是你及時解救!”

“……不是,臣解救的是……三弟。” “……不是,臣解救的是……三弟。”

“啊?!” “啊?!”

“三弟被那女子掀翻在地,一路暴打,幸虧為臣趕到勸開,才未受重傷。……陛下……陛下!……” “三弟被那女子掀翻在地,一路暴打,幸虧為臣趕到勸開,才未受重傷。……陛下……陛下!……”

“啊?……哦,那女子是個什麼人哪!?” “啊!?……哦,那女子是個什麼人哪!?”

“過後才知道,那女子名叫陶三春,其父陶洪,乃是個不得志的老英雄。陶三春自幼跟父親學得一身好武藝。臣與他家結識以後,見三春姑娘人品出眾,落落大方,全無半點小女兒習氣,就有意從中撮合。陶氏父女也十分喜愛三弟的直爽性格,兩下一拍即合,為他二人定下了這門親事。陛下您說,這不是打出來的姻緣麼?” “過後才知道,那女子名叫陶三春,自幼跟父親學得一身好武藝。臣與他家結識以後,見三春姑娘人品出眾,落落大方,全無半點小女兒習氣,就有意從中撮合。陶氏父女也十分喜愛三弟的直爽性格,兩下一拍即合,為他二人定下了這門親事。陛下您說,這不是打出來的姻緣麼?”

(本故事喻,因為一件壞事,反而成就了一件好事。)

簽詩故事二❃ 塞翁失馬

北邊的邊塞地方有一個叫塞翁的人,有一天,他的馬從馬厩逃走不見了,鄰居們知道這個消息都來安慰塞翁不要太難過。不料塞翁反而笑笑說:“我的馬雖然走失了,說不定是件好事呢?”

過了不久,這匹馬自己跑回來了,而且還帶回了一匹胡地的駿馬。鄰居們聽說這個事情之後,又紛紛跑到塞翁家來道賀。塞翁聽了皺眉起眉頭說:“白白得來這匹駿馬恐怕不是什麼好事喔!”

塞翁的兒子很喜歡這匹馬,有一天就騎著這匹胡地來的駿馬出外遊玩,結果一不小心從馬背上摔下來跌斷腿了。

(本故事喻,好事後面常跟著壞事,壞事後面則跟著好事。)